About Steven

This author Steven has created 205 entries.

货代销售必知的几个时间窗口

货代销售必知的几个时间窗口   我们经常会在股票市场听到“时间窗口”的概念,用来描述股票的量、价、时、空之间的关系,掌握之后,到底有没有效,能不能赚钱?仁者见仁。波动存在于周期,周期的维度即“时间”,周期是宏观,波动是微观,只要掌握了时间与周期波动之间的关系,我认为是可以判断股票的涨跌趋势,一切与时间有关的习俗和经验,都可以佐证波动与周期有效,比如我们熟悉的“节气”,就在解释天势的变化不用干预,等到那个时点,自然就会形成,而那个节气点,就是我们要明白的“时间窗口”,就在那一天你所做的这件事就是对的,错过那一天,你怎么做、怎么努力都不对,天时、地利、人和三要素中,天时第一,地利与人和都可事在人为,唯独天时只能等,而不能来设计。

货代电商化的三大致命障碍

货代电商化的三大致命障碍   当下的货代行业面临转型,但电商化绝不是转型的唯一方向,更不适合所有货代企业。转型的方向有很多种,未来,互联网或者说物联网技术,会变成货代运营的必要条件,在这些基础配置之上,打造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才是不二法门,请大家不要把互联网幻想成转型的唯一通道,因为它只是件工具而已。

货代渠道之间无法避免的合作、冲突与竞争

货代渠道之间无法避免的合作、冲突与竞争   我们收到客户询价时,会向上游询价,收到同一港口,同一船公司,相同的航线、船期,价格却明显不同的两到三家的货代报价,都是很正常的事。合作前对方都会声称是某某船公司的订舱代理,实际价格却存在大幅差异。甚至,当你越过订舱口,直接找船公司销售申请价格时,你还会询到另外一种价格水平。如此混乱的价格渠道,到底谁在保护渠道各主体的利益?如果利益不能得到保证,为什么还要做订舱代理?对渠道间的价格冲突,为什么船公司不去干预和管理?

凭什么让货代同行帮你销售?

凭什么让货代同行帮你销售?   之所以找不到让同行帮你销售,只能说明你的产品有问题,不具备垄断和稀缺性。或者,你从同行手里拿到价格,想在卖给其它同行,难上加难,下降到价格维度分析,能否让中间渠道占到便宜,才是成交的本质,这还要看你与上游的关系,否则,又绕回到了产品的垄断性和稀缺性。

如何将货代销售渠道设计成赚钱机器?

如何将货代销售渠道设计成赚钱机器?   无论你是在货代行业里创业,还是经营一家多年的老牌货代,有三件事必须想明白、做到位,不然,你会一直待在半死不活的状态里。一是产品;二是渠道;三是营销,缺一不可,抛出产品和营销外,如何把货代渠道设计成赚钱机器,完全有法可依,但多数货代却死在了产品上。有同行会说,“货代渠道并不重要,我在港口一样可以做内陆客户”,那只能说明你的营销意识里缺少产能和产能杠杆的概念,想想公司里有十名员工做销售,与十家分别有十名员工的公司帮你做销售比起来,哪个更有效率?而后者就是你的产能杠杆,下面提供两家货代在渠道建设时的路径,尽量说明区别所在。

三文鱼背后的冷链货代市场将受严重影响

三文鱼背后的冷链货代市场将受严重影响   至于三文鱼如何成为本次北京疫情的背锅侠,相信大家都从新闻里得知了,至于是不是因三文鱼引起的传播,这里不便多说,用专家的话说就是:病毒在低温情况下,有很强的存活期和传染性。相关部门也正在对全国的生鲜类批发市场进行排查。我所在的城市,从昨天开始,已无法进入海鲜批发市场采购了。围绕进口生鲜类产品服务链上的各主体,货代环节处在明显位置上,虽不具备货权,但在业务上突然停止,后期几个月内受到影响是必然的。另外,不必过份悲观,影响一定是暂时的,疫情得到控制后,业务量肯定会爆发式恢复,因为市场需求巨大。

浙江温岭槽罐车爆炸给危险品货代的启示

  浙江温岭槽罐车爆炸给危险品货代的启示   刚从央视新闻网上看到,到目前为止,浙江温岭槽罐车爆炸事件已造成了20人死亡,近百人受伤,救护队员仍在寻找着伤死者,估计还会有其它死伤者出现,在这里希望死者安息,祝福伤者尽快恢复,期待有好的消息传来。

你拜访的货代同行为什么都消失了?

你拜访的货代同行为什么都消失了?   继续写货代分销渠道问题,从业以来,接待过大量货代同行拜访,有些是关系介绍,有些是陌生拜访,多少年下来能保持联络的不到一成,而这一成货代同行又是如何留下来的呢?就拿我们来说,我们做直客,多年下来积累了大量客户资源,如同一座客户池,而且又一直专注在一个细分领域发展,客户类型单一,导致需求单一,因此,能满足客户池里客户需求的同行货代比较少,沉淀下来的就会固化成一条完整的、配合熟悉的服务链,而那些长时间没合作过的同行,就慢慢消失在了供应商列表里。

船公司为什么愿意把舱位分销委托给货代?

船公司为什么愿意把舱位分销委托给货代?   本质上讲,这种委托意味着放弃了销售给谁的权力,失去了渠道建设的机会,任何公司都不愿意在某个经营环节上失去控制,船公司的管理层应该知道这点,那会让自己处于市场被动,但全球货运市场过于庞大,它们只能用控制订舱口的方式,来撬动更大的市场。

到底是谁在为货代公司赚钱?

到底是谁在为货代公司赚钱?   问题问得有点奇葩,有朋友会说,当然是销售在为公司赚钱了。如果你当着公司全体员工的面说这句话,除了销售以外所有员工的内心,估计会有无数草泥马向你奔来,操作会想:我没为客户提供服务么?财务会想:我没为客户开票收款么?怎么能把我们说成是吃干饭不赚钱的成本呢?没有我们,你们怎么运转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