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teven

This author Steven has created 229 entries.

你能胜任货代分公司经理的职位吗?(2)

  你能胜任货代分公司经理的职位吗?(2)   接着上回说,如果您是我的这位朋友,该如何开展工作?反之,如果您做为招聘方,该如何在招聘时规避用人风险? 先从我的这位朋友说起。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怎样才能切入市场,化解僵局?

你能胜任货代分公司经理的职位吗?(1)

  你能胜任货代分公司经理的职位吗?(1)   前段时间,接到一位好久没联络的朋友的电话,听他说刚刚接任了某城市分公司经理的职位,公司总部在上海,主营国际海运业务。电话里,他向我讲述着入职以来的种种压力。这位年过四十的朋友,也是从年轻时进入货代业,从货代销售做起,慢慢走到了公司的管理层,一步步在货代行业里摸爬滚打,经历了娶妻生子,走过了人生的四十岁。

FOB与CIF条款下的货代战争(3)

  FOB与CIF条款下的货代战争(3)   说起国际贸易中的风险问题,从事外贸销售的朋友,都会有一身冷汗的从业经历。极端的情况,比如发了货,没收到尾款;要么因货物问题,客户拒付等;最无语的则是遇到各种外贸骗子,通过技术手段,截留邮箱,跟踪交易,在支付环节,更换支付抬头和账号,骗取货款。

FOB与CIF条款下的货代战争(2)

  FOB与CIF条款下的货代战争(2)   我从事国际货运代理行业十几年,时常在想货代行业传统的销售模式,是否真的为国际贸易客户,在国际市场竞争中,提供了有利于他们的服务?还是单纯围绕着价差,完全不考虑客户,以赚钱为目的,为船司和航司卖命呢?结果会不会演变成,指定货不断增加,出口方不断远离CIF条款呢?实际上,结果已经变成了现实。

FOB与CIF条款下的货代战争(1)

  FOB与CIF条款下的货代战争(1)   凡是与国际贸易相关的行业和职业,都接受过国际贸易条款的培训。培训中,都会详细解释各项条款的规则与风险。那么,FOB与CIF条款在货代行业里又藏着哪些秘密? “如果有限游戏的规则是参与者认同谁能赢的合同条款,那么无限游戏的规则就是参与者认同继续进行游戏的合同条款。”——《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美]詹姆斯·卡斯

《孩子:挑战》读书笔记(下)

  《孩子:挑战》读书笔记(下) 作者:[美]鲁道夫·德雷克斯/薇姬·索尔兹 “孩子的不当行为通常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个错误的目标。寻求过度关注、权力之争、进行报复、自暴自弃是孩子不当行为的四个错误目标。” 我们总是因为孩子的哭闹,变得妥协。但完全不了解,孩子哭闹背后的真正原因。如果找到孩子哭闹的动机,你会觉得,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可笑的。比如,要引起父母的注意,要让你为她做事情,要比比看谁才是胜利者,等等。总之,孩子会利用父母反应最大的方式,引起你的注意,寻找归属感。

《孩子:挑战》读书笔记(上)

  《孩子:挑战》读书笔记(上) 作者:[美]鲁道夫·德雷克斯/薇姬·索尔兹 我在总结这本书之前,想讨论一下如何读一本书。每个人看书,都有自己的目的和动机。为了增加知识,为了解决问题,为了通过考试,为了满足好奇心,总之,目的与动机不同,结果不同。如果,单纯为了吸收信息,那不必深究,如果读书是让自己具备某种能力,我们就要研究一下,如何将知识转化成能力的方法。如何让自身具备书中的某项能力,在社会生活中使用,看书后的实践,变得很重要。当然,每个人都会有他自己的获取方式。

货代的未来:坐等客户上门之货代销售篇(2)

货代的未来:坐等客户上门之货代销售篇(2)   “由于有限游戏旨在达成一个结果,由于它的角色已经写好,并且是在为观众表演,因此我们应该把有限游戏看作演戏似的。虽然剧本和情节似乎非事先写好,但我们总能回首成功路,发现胜利者显然知道如何行动以及说些什么。”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美]詹姆斯·卡斯

货代的未来:坐等客户上门之货代销售篇(1)

货代的未来:坐等客户上门之货代销售篇(1)   “有限游戏参与者拥有可随时离开赛场的自由,但实际上却必须留在斗争中。为了弥合这之间的鸿沟,我们可以说,有限游戏参与者在某种程度上自己遮蔽了自己的这种自由”——《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美]詹姆斯·卡斯 如果把货代行业当成有限游戏的话,做为参与者的你,有随时离开的权力;有时,看在一份维持生存,一份收入的情况下,为了工作,你不得不放弃某种自由,用时间换生存空间。

货代的未来:货代操作会成为自由职业

  货代的未来:货代操作会成为自由职业   “有限游戏参与者经受过训练,知道不仅要预测每一个未来的可能性,而且要去控制未来,防止它改变过去。这就是处于严肃模式中的有限游戏参与者,他们对不可预知的结果心存恐惧。”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美]詹姆斯·卡斯  我们与兼职货代操作的合作经历 从2014年,观航网成立以来,我们先后与三位优秀的兼职货代操作合作过,接受她们在家办公,按操作量进行工资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