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公司战略无用论

货代公司战略无用论   貌似最近空闲时间太多,看了太多头条的缘故,对自己的文章题目,居然到了纠结的地步,内心越感不自信,说实话,真羡慕那些一瞬间就能将焦虑感,激发出高阈值的标题党们,直击人的内心深处“如果不看就会死的”的潜意识。想想自己也没那个实力,就别挑高难度挑战了,老老实实回归严肃风,如果你觉得看疲了,我建议就着美剧凑和着试试看!

你知道货代进化到哪一步了么?

你知道货代进化到哪一步了么?   发文之前,我把原来的题目“货代经营观念的转变”,改成了现在这个,会不会觉得更娱乐些?接着说观念,本质是思维,不同经济背景,会发展出不同的经营逻辑,了解过去,方知未来,尤其对刚入行的货代人来说,不了解货代的过去,你就无法判断货代的未来,不知道它的发展方向和脉络,迷茫的随波逐流,影响个人的职业规划,对想在货代行业创业的人来说,风险增加,定位模糊,你说,观念重要吧!

航运巨头马士基为成都货代带来了什么?

  航运巨头马士基为成都货代带来了什么?   航运巨头马士基,只是把全球客服中心和旗下的丹马士物流客服放在了成都,以解决他们巨大的人力成本问题,其它没给成都货代带来任何资源优势,只能说成都这座城与世界航运巨头发生了关系。   成都人照比重庆人的性格来得更加温柔,这也许是个人感受,他们对生活的渴求没那么高,野心没那么大,有时其它城市的人们,会羡慕成都人麻将一打,盖碗茶一喝,什么烦恼都烟消云散,云淡风清了,可任何事都有它的两面性,你接受它的好,也得收下它的坏,想躲,你是躲不掉的。

被指定货高举高打的重庆货代

被指定货高举高打的重庆货代   做货代十几年,多少与重庆有些关联,本篇文字不多,却能让你一探重庆做货代难的原因。 曾多次拜访过重庆,山城本是一景,再加上美食、美女,让这里变得跟其它地方不同,你对这座城,有种说不出的好感,重庆山多,当地人有山的性格,真实豪爽,不做作,当年日军对重庆长达五年的大轰炸,死伤无数,也不曾炸掉重庆人股子里的勤劳与勇敢,印像最深刻的就是2013年在重庆北滨路吃饭,结束后叫代驾居然是位重庆妹子,年纪不大,车开的很好,说明这座城市的安全指数高,当地人的心态好,巴渝文化之深自古有之,传说巴军助武王伐纣,边唱边跳的去打仗,你说这心态得有多好!

在市场化与灰色地带纠结的西安货代

在市场化与灰色地带纠结的西安货代   早在2009年上海工作时,公司就计划着在西安设立货代分公司,几次陪同集团领导来到西安走访客户,调研市场,之后,大多数同事对结果不看好,单从指定货和自揽货量的利润率来看,基本断定在西安,没有设立分公司的必要性。当然,一家公司在外部设立分公司,需要看背景与需求,对规模较大的货代企业,为战略考虑,设立分公司,下沉服务网络是有必要的。但对于中小型货代来说,如不具备优势,及分布在各港口的网点,你是无法消化内陆地区货代市场多元化需求的,单纯一个港口,一种服务,一项优势,估计你西安分公司会吃不饱,连饭都吃不上,何谈发展。

可见的货代知识与不可见的货代工作能力

  可见的货代知识与不可见的货代工作能力   我们都有招聘与被招聘的经历,招聘一方使用着各种招数和工具,试图去了解被招聘方的真实能力。而被招聘一方,也使出浑身解数,努力表现出优秀。说句实话,多年里,我基本没能招到一位,招聘时与入职后,完全对版的人。结果总是两种极端,要么表现优异,要么状态平平。 我也曾应聘过外资货代公司,应聘时通过问卷或者其它方式考核专业知识和背景,或者通过交流,或通过活动场景筛选,几轮下来选出所谓适合公司价值观的人,对此我一直表示怀疑,而对应聘人员在社会通识方面的了解,除了兴趣、爱好外,其它则显得非常有限。

吃鱼长大的宁波货代

吃鱼长大的宁波货代   因做货代,与宁波客户,十几年来从陌生变老友,过程中虽有矛盾,但总能因诚信互让,找到解决办法,更不至于大家在网上看到很多矛盾激化后的恶意爆光,对于不遵守游戏规则所导致的最终结果,只能是:双输。 与几位宁波客户,虽不常见,但总会在某一时刻的电话里,聊上半天,一是,提醒对方“我还想着你”,二是,交流生意状况,了解当地动向,计划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被动了奶酪的大连货代

被动了奶酪的大连货代   虽然我在上海,但与大连货代同行一直合作不断,都说东北经济下滑,但无论国外客户,还是国内客户,都在东北这片土地上,采购着他们所需要的产品。而我们从大连港出口的货物,大部分客户却在江浙、甚至华南,委托我们出货后,在全权委托给大连当地的合作货代。有时我会想,如果我是大连当地的货代销售,客户的开发重心绝是在东三省,忽视全国的其它区域,而大连以外的货代同行们,却一直或正在触动着大连货代的奶酪。 昨天写了青岛货代,今天写写大连货代,因自己就是辽宁人,对自己家乡相对熟悉,文章不是总结,而是随笔和对货代行业的感受,如果您对文章内容存异,也请暂且宽容,或相约讨论,皆可。

被胶州半岛圈养的青岛货代

  被胶州半岛圈养的青岛货代   本来题目写成“包养”,想想,怕被误会,被喷,后来还是改成了圈养。青岛货代依托山东省GDP全国第三的实力,被圈养的有声有色。而当下的青岛货代,虽不如早期利润丰厚,但相较于其它地区的同行来说,经营相对稳定。 我自己的祖籍就在山东省沂蒙山,1900年爷爷那辈,闯关东来到了辽宁,那时闯关东分两路,一路走陆路,经河北出山海关,进辽宁,吉林,一路最远有到黑龙江的;另外一路坐船,到达营口、大连等地,从口音上你就能判断,是从胶州半岛过来的山东人。两种方式各有风险,但还是无法阻止那些寻找生路的山东人,东北人里有一大部分祖籍都是山东。现在想想我自己也多少带着,山东人爱闯敢拼的基因,为了生存,去开拓未知的空间。下面要说的山东省和青岛货代,都带着这样的色彩。

工作态度乐观的天津货代

  工作态度乐观的天津货代   昨天写了皇城根下的北京货代,背靠央企、占居国际空运枢纽的幸福生活。今天来说说天津货代,与天津货代打交道的时间,少说也有十一二年了。一说起天津,大家都会想到相声,火遍全国的郭德纲、冯巩,都是天津人,能在这块土地上生长出这样的曲艺形式,语言上的优势绝对是有群众基础的,而且这种曲艺形式充满了幽默、自嘲和乐观的人生态度,在这片土地上成长出来的货代公司,也同样如此,将任何天大的事,都大事化小,小事化成一乐呵!然后,该干嘛,干嘛!这种态度,影响着与他们合作其它从业者,我就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