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请乌兹别克斯坦归国人员做好在途防疫

注意:请乌兹别克斯坦归国人员做好在途防疫   自8月15日,天津市卫健委通报新增1例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输入型新冠确诊病例,为乌兹别克斯坦籍;接着9月19日陕西卫健委通报,新增报告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为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经由俄罗斯叶卡捷琳堡至西安U63763航班乘客,另外,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中,有2例是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经由俄罗斯叶卡捷琳堡转至西安的航班乘客。

疫情导致乌兹别克斯坦劳动力资源过剩

疫情导致乌兹别克斯坦劳动力资源过剩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地区劳动力最丰富的国家,其中,对外劳务输出是解决该国就业最主要的一项措施。据官方统计,目前在乌兹别克斯坦的3400万人口中,境外劳务人员最高时近300万,占总劳动人口的20%以上,也就是说有近十分之一的人口被输出到了国外工作,虽然解决了就业,但也让大量具备购买力的人口脱离了本国内部的经济运行,有利有弊。

人民币汇率升高对乌兹别克斯坦市场有何影响?

人民币汇率升高对乌兹别克斯坦市场有何影响?   我们知道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关系到所有与进出口有关的企业利益,波动会直接带来两方面问题,一是汇率收益;一个是汇率损失。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与乌兹别克斯坦有进出口业务的朋友来说,到底存在哪些利弊?我们不是金融方面的专家,只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简单解释。

浅谈新疆喀什陆运出口至中亚

浅谈新疆喀什陆运出口至中亚   新疆喀什地区向西与塔吉克斯坦相连、西南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接壤,古代丝绸之路经过此地。喀什境内有四个陆运口岸和一个航空口岸,分别是:喀什空港、红其拉甫、伊尔克斯坦、卡拉苏和吐尔尕特。因喀什的物流运输条件相对较好,基本所有国内至中亚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货物,会经此地集结和中转。比如我司曾操作过的某中亚水泥厂建设项目,全部设备均通过整车或零担方式,从国内各工厂集结到喀什,统一换装国际汽运车辆,报关放行后运至中亚。

连城市都跨不出的货代公司,何谈跨出国门!

连城市都跨不出的货代公司,何谈跨出国门!   题目有些偏激,有些货代企业未必要跨出城市,才能实现扩张;有些货代公司即便跨出了国门,也未必能实现快速增长。几年来,见过很多货代公司,虽然生意不差,客户与团队稳定,但已停止了增长,一直在维持现状,十几年来被局限在自己所在的城市里,到底哪些原因导致了公司无法扩张?实现公司扩张的基础又是什么?哪些方法可以让货代企业快速实现扩张和增长?

国外客户要求提供的国际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公约(CMR)到底是什么?

  国外客户要求提供的国际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公约(CMR)到底是什么?   简单的说“国际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公约(CMR)”为公路运输中签发的运输单据,英文CONVENTION RELATIVE AUCONTRAT DE TRANSPORT INTERNATIONALE DE MARCHANDISES PAR ROUTER 的缩写,即国际道路货物运单,有时买方的单证要求还会写成:Way bill/CMR/TIR等。

哪些行业和地区将成为疫情后货代市场新热点?

哪些行业和地区将成为疫情后货代市场新热点?   今年的疫情导致货代行业经历了十几年来最为波动的年份,从年初疫情开始的海空运停摆,到国际铁路一枝独秀,接着包机行情的暴发,然后是海运费的疯狂上涨,让每一位从业者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是业内少数人却从货代市场的不确性中获得了丰厚回报,特别像《反脆弱》一书中的副标“从不确定性中获益”说的如出一辙,而其它货代从业者又该如何把握接下来不确定的市场?又该如何抓住机会呢?继续从不确定性中获益呢?

马士基与新加坡航空裁员将引发全球货代新格局

马士基与新加坡航空裁员将引发全球货代新格局   题目涉及面较大,我会通过几方面,利用不同题目,分别解释全球货代市场的竞争新格局,马士基与新航的裁员将带来货代行业的哪些变化?哪些国家、行业、产品是疫情后新货代市场?我们该如何在疫情后进入到新货代市场?如何利用策略运营疫情后的新货代市场?又要拥有哪些竞争实力才能打开新货代市场?以上问题之前均有涉及,但在疫情之后均会被不同程度的改写,全球供应链重新被打破的同时,国际物流货代行业的格局也将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