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公司战略无用论

货代公司战略无用论   貌似最近空闲时间太多,看了太多头条的缘故,对自己的文章题目,居然到了纠结的地步,内心越感不自信,说实话,真羡慕那些一瞬间就能将焦虑感,激发出高阈值的标题党们,直击人的内心深处“如果不看就会死的”的潜意识。想想自己也没那个实力,就别挑高难度挑战了,老老实实回归严肃风,如果你觉得看疲了,我建议就着美剧凑和着试试看!

把靠山吃山玩到极致的北京货代

把靠山吃山玩到极致的北京货代   一直想写写北京地区货代公司的经营情况,题目拟了几个,都没敢下笔,就怕写完,北京的几家货代同行找上门来喷我,论动手,我基本是挨打的份,论动嘴,北京整个就一大德云社,我这笨嘴拙舌的,一点便宜都占不着。 其实,说他们靠山吃山真不是贬义,都知道北京人爱玩,爱生活,而北京的货代也会以玩的心态,经营着企业。对目标客户开发时的那种缜密,场面的大气,细节的周到,北京货代绝对是中国情商最高的货代群体。

做国际货代有没有做网站的必要?

  做国际货代有没有做网站的必要?   回答是肯定的,网站必须要有,而且还要不断投入,长期运营。 官网是货代企业品牌推广的最好平台 庆幸的是,与合作多年的货代供应商沟通发现,企业主都已感受到官网的重要性,并且在自己官网上不断的投入,看似回报周期长,但相信会在未来,为企业带来收益,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做的事情看不到、摸不着,但它确实在起作用,或许这也是人与人、企业与企业、品牌与品牌之间的区别所在。

货代中年,如何是好?

  货代中年,如何是好?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经常会把身边的人,当成文章主角,写他们的好,写他们的糗。前一篇“那些做货代的女生,现在都怎么样了?”发布后,自以为用了化名,不会惹上是非,不曾想,几十个货代女性打来电话,(名义上讨公道,实际想让我请吃饭),都说写的是她,搞的我不知如何是好,又不能证明写的不是她,百般解释,闹的一天啥都没干。好在女性都如此感性,你的示弱,总能让对方母爱泛滥,承诺了饭局,送了礼物,完美化解。

开办货代公司的门槛,只会越来越高!

开办货代公司的门槛,只会越来越高! 想开一家货代公司不难,难在如何管理,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同时,还能发展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才是开办一家货代公司的真正门槛和本质。 如果,你认为以上两点没问题,那你就可以来试试了! 另外,我会从今天起,连续写几篇,无论是行业内,还是行业外,对货代行业的认识误区。比如说大家认为的开货代公司门槛低问题;以及,从业人员素质不高,什么人都能做货代;对高学历人才,货代职业社会认可度低,不愿意参与等误区。

从事货代工作前,我们要思考些什么?

  从事货代工作前,我们要思考些什么?   记得一次爬山,看到山上的树,有的在山顶,有的在山底,有的冲着光,有的背着光,你不知道它喜不喜欢,愿不愿意,身处在山的哪个位置,都在努力的长着。 对照自己,有没有像颗树一样,无论长在哪,有没有被关注,都能默默升长,不问出处,不问将来。 或许,有一天长成苍天大树,用去做房屋,用去建桥梁,成为栋梁。而那些弯弯曲曲的,虽不被利用,但也未经历痛苦的砍伐,不曾被打扰,悠然升长,就像普通人,随未风光,但也未经风雨,安然处之。

重新定义货代庄家2

  重新定义货代庄家2   产品型“货代庄家” 为什么先说产品型“货代庄家”?因服务产品创新,在物流货代行业里一直不受重视,把价格当竞争工具;反之,大家都想让利润高,都想在某条航线垄断,打破船司和航司的定价权,实际上,船司和航司在航线设计和定价时,都已充分调研市场竞争与盈亏,货代在市场竞争时,除了自相残杀,已无大文章可做。

重新定义货代庄家 1

  重新定义货代庄家 1   曾经听到福步坛子里很经典的一句话,“现在是个货代,就说自己是庄家,等你跟他要好价格时他就庄死”。 情况很简单,用“庄家”的概念吸引直客注意,报价时间过长,服务跟不上,最后还砸了招牌。 而货主只用价格纬度,判断物流货代公司是不是“货代庄家”,有没有实力,我认为是不合适,如果用其它角度来寻找物流货代供应商,市场上有众多,有创新,有服务,有技术含量的创新型的“货代庄家”。

各城市货代的工资一般是多少?

  各城市货代的工资一般是多少?   关于物流货代行业的工资标准,你在网上能看到很多,城市不同、岗位不同,标准也不同。在看下面回复的小伙伴们,抱怨声一片。其实,根本没必要, 第一,你根本不知道,网络上的工资标准是否属实; 第二,大家的从业时间不同,收入必然不同; 第三,公司规模、实力、管理方式不同,收入差距肯定会有。

不良货代、黑心货代与卑鄙的货代,哪种杀伤力更大?

  不良货代、黑心货代与卑鄙的货代,哪种杀伤力更大?   思考货代经营逻辑,向货代从业者灵魂拷问,关于货代我有话要说!我可能是有始以来,第一个把这三种类型的货代,拿出来讨论和研究的第一个。那至于三种货代哪种杀伤力更大?我先说三个案例,听完你在做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