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鱼背后的冷链货代市场将受严重影响

三文鱼背后的冷链货代市场将受严重影响   至于三文鱼如何成为本次北京疫情的背锅侠,相信大家都从新闻里得知了,至于是不是因三文鱼引起的传播,这里不便多说,用专家的话说就是:病毒在低温情况下,有很强的存活期和传染性。相关部门也正在对全国的生鲜类批发市场进行排查。我所在的城市,从昨天开始,已无法进入海鲜批发市场采购了。围绕进口生鲜类产品服务链上的各主体,货代环节处在明显位置上,虽不具备货权,但在业务上突然停止,后期几个月内受到影响是必然的。另外,不必过份悲观,影响一定是暂时的,疫情得到控制后,业务量肯定会爆发式恢复,因为市场需求巨大。

吃鱼长大的宁波货代

吃鱼长大的宁波货代   因做货代,与宁波客户,十几年来从陌生变老友,过程中虽有矛盾,但总能因诚信互让,找到解决办法,更不至于大家在网上看到很多矛盾激化后的恶意爆光,对于不遵守游戏规则所导致的最终结果,只能是:双输。 与几位宁波客户,虽不常见,但总会在某一时刻的电话里,聊上半天,一是,提醒对方“我还想着你”,二是,交流生意状况,了解当地动向,计划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工作态度乐观的天津货代

  工作态度乐观的天津货代   昨天写了皇城根下的北京货代,背靠央企、占居国际空运枢纽的幸福生活。今天来说说天津货代,与天津货代打交道的时间,少说也有十一二年了。一说起天津,大家都会想到相声,火遍全国的郭德纲、冯巩,都是天津人,能在这块土地上生长出这样的曲艺形式,语言上的优势绝对是有群众基础的,而且这种曲艺形式充满了幽默、自嘲和乐观的人生态度,在这片土地上成长出来的货代公司,也同样如此,将任何天大的事,都大事化小,小事化成一乐呵!然后,该干嘛,干嘛!这种态度,影响着与他们合作其它从业者,我就是其中之一。

把靠山吃山玩到极致的北京货代

把靠山吃山玩到极致的北京货代   一直想写写北京地区货代公司的经营情况,题目拟了几个,都没敢下笔,就怕写完,北京的几家货代同行找上门来喷我,论动手,我基本是挨打的份,论动嘴,北京整个就一大德云社,我这笨嘴拙舌的,一点便宜都占不着。 其实,说他们靠山吃山真不是贬义,都知道北京人爱玩,爱生活,而北京的货代也会以玩的心态,经营着企业。对目标客户开发时的那种缜密,场面的大气,细节的周到,北京货代绝对是中国情商最高的货代群体。